我們說反對錨點的時候在反對什麼?淺談《王者榮耀》皮膚錨點問題

相信各位讀者在平時應該也曾經不止一次產生過這樣的感覺:“為什麼《王者榮耀》中一個英雄的皮膚都這麼像啊?”如果想要回答這個問題的話就不得不從《王者榮耀》的皮膚總策劃關菲菲的“錨點”論開始說起瞭。

我們說反對錨點的時候在反對什麼?淺談《王者榮耀》皮膚錨點問題

(經典“錨點論”)

那麼問題來瞭,究竟什麼是錨點?

一般來說,在角色設計中的錨點指的是同一角色不同形象(皮膚)中公用的標志性特色,以《王者榮耀》舉例的話,像是小喬的扇子,黃忠的大炮都是屬於錨點的一部分。

從錨點的定義中我們不難看出,之所以有錨點就是為瞭明確角色的形象,從而使玩傢在看到角色皮膚的時候能夠第一時間就知道——哦,這是XXX的皮膚。但如果按照這個方向去思考的話在設計角色皮膚的時候遵循錨點似乎並不是問題,反而完全不遵循錨點的話會造成玩傢認不清角色的情況出現。那麼是不是像很多玩傢批評的那樣,遵循錨點的設計思路影響瞭設計者的創造力呢?

也不是。

不知道各位讀者是否還記得在學校時所寫的半命題式作文,正常的圍繞錨點進行的角色設計就可以類比為一道半命題作文題目,雖然幾個關鍵的核心已經被確定,但是在內容的填充以及如何將這些關鍵點融入設計中反倒更加考驗設計師的功力。

還是用《王者榮耀》舉例,小喬得到情人節皮膚就很好的做到瞭在保持角色“身高”,“服裝風格”,“能夠丟出去的武器”等幾個基準錨點的基礎上進行瞭大膽的調整,比如在保留服裝飄帶設計的同時將服裝整體設計成婚紗,再比如將丟出去的武器從扇子改成契合婚禮主題同時丟出去也並不奇怪的捧花等。這些設計依舊遵循瞭小喬角色設計時的錨點,但是卻通過將錨點融入設計的方式使得玩傢在不會明顯註意到錨點存在的同時不失去對角色的辨識度。而也正是因此直到現在小喬的情人節皮膚在玩傢群體中都獲得瞭廣泛的好評。

我們說反對錨點的時候在反對什麼?淺談《王者榮耀》皮膚錨點問題

(時至今日純白花嫁的設計都令人驚艷)

那麼我們現在所說的“反對錨點”究竟是在反對什麼呢?

看看現在《王者榮耀》中的皮膚不難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錨點本身沒有問題,問題在於現在《王者榮耀》的皮膚設計團隊在對錨點的處理上太過於直接僵硬,敷衍瞭事。

這體現在兩個方面,首先是對於角色錨點的明確化,依舊是拿小喬舉例,能夠看出之前小喬的皮膚錨點應當是諸如“個子要矮”,“衣服要有飄帶”,“武器可以扔出去”等比較概念化的元素,而現在小喬的皮膚錨點卻變成瞭“必須是包子頭”,“服裝風格不能動”,“武器必須是扇子”這樣非常明確的要求。

我們說反對錨點的時候在反對什麼?淺談《王者榮耀》皮膚錨點問題

(錨點的明確化無疑是導火索)

如果僅僅是這樣優秀的設計師也並不是不能戴著鐐銬跳舞,但顯然現在《王者榮耀》的皮膚設計團隊對此並不用心,能夠用通用素材敷衍的地方就敷衍,能夠不調整的地方就不調整,最後的結果就是英雄的皮膚和初始形象差別越來越小,甚至乍一看像是同模型換色的程度,這樣敷衍瞭事的做法自然引起瞭玩傢的強烈不滿。

最後讓我們回到問題,“我們說反對錨點的時候在反對什麼?”

我們反對的是將理由和過錯推脫給錨點,但是實際上卻將錨點的定義僵化並且對皮膚設計敷衍瞭事的設計團隊。錨點本身作為一種皮膚設計的通用規則沒有問題,存在問題的是將工具當做擋箭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