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在現在提到CD Projekt(CDPR)這傢來自波蘭的遊戲公司隻要接觸過單機遊戲的玩傢一定都不會陌生,也有不少玩傢的遊戲庫瞭躺著《巫師3》和《賽博朋克2077》。但是與遊戲火爆對應的卻是很多玩傢對CDPR本身發展的不瞭解。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CDPR的LOGO)

那麼這傢曾經名不見經傳的遊戲公司是如何成為現在在世界范圍內都有著極高知名度的大型遊戲開發商的呢?今天就讓我們來看看CDPR是如何一步步發展到現在的。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波蘭)

CDPR的創始人兼CEO馬爾欽·伊溫斯基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波蘭人。在他年幼的時候蘇聯尚未解體,在美蘇冷戰的格局下波蘭作為蘇聯的成員國難以接觸到來自西方世界的電子產品。但是好在馬爾欽有一個從事紀錄片拍攝工作的父親,這使得馬爾欽小時候就得到瞭一臺來自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個人電腦:Spectrum Sinclair。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Spectrum Sinclair)

獲得瞭Spectrum Sinclair的馬爾欽很快就沉浸在瞭這臺電腦的世界中,並且開始通過當時波蘭橫行的盜版遊戲市場購買並接觸遊戲。這不僅是馬爾欽第一次接觸到電腦和遊戲,也是馬爾欽第一次知道遊戲是能夠賺錢的。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馬爾欽·伊溫斯基)

因此,在馬爾欽大學期間想要賺錢充實自己生活費的時候,買賣盜版遊戲的點子就自然而然的浮現在瞭他和同桌米卡·季辛斯基的腦中。兩人在一番商討之後達成瞭共識,決定開始倒賣盜版遊戲。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馬爾欽·伊溫斯基和米卡·季辛斯基)

可當時波蘭倒賣電子遊戲的人那麼多,要如何才能夠賺到錢呢?馬爾欽和米卡把註意力放在瞭介質上。在當時的波蘭,很多賣盜版遊戲的人會為瞭節省成本將遊戲放在3.5寸軟盤裡,但是3.5寸軟盤的容量小,需要多張盤才能放下一個遊戲,容易損壞和遺失。註意到這一點的二人將自己賣的盜版遊戲拷貝到瞭CD光盤裡,雖然這樣增加瞭介質成本,但是更大的容量使得一張CD就能夠放下一堆遊戲,還不容易損壞,很快就得到瞭買傢的青睞。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軟盤著實不是一個合適的介質)

在賺到瞭第一桶金之後,兩人在開心之餘也開始意識到老是賣盜版不是個長久之計,於是決定成立公司,並且開始計劃引進正版遊戲。至於公司的名字CD Projekt(CD計劃)則就是來自幫助兩人起傢的CD光盤。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一張CD光盤的容量大概是700兆)

在成立瞭公司之後,CDPR面對波蘭盜版化嚴重的遊戲市場憑借自己買盜版出身的經驗找到瞭破局的方法:本地化。

波蘭的官方語言是波蘭語,同時由於歷史背景的原因俄語也有大量使用。但當時市面上的大部分盜版遊戲都是從海外直接拷貝過來的,使用的語言基本都是英語,即便是翻譯瞭大部分的質量也都並不理想。因此CDPR便將引進遊戲的重點放在瞭內容的本地化上,並且決定簽下一個隻有內容本地化之後才能夠發揮最大效果的遊戲:《博德之門》。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博德之門》)

《博德之門》是一款遊戲規則改編自DND(龍與地下城)桌遊規則的CRPG,遊戲有著極高的質量,在世界各國的CRPG愛好者中都有著很高的評價。可是對於波蘭人來說,這樣一款有著巨大文本量且沒有像樣本地化的遊戲著實令人望而卻步。

於是CDPR將自己不多的資產全部押在瞭《博德之門》上,寄希望於這花費瞭兩人口袋裡所有硬幣的3000份遊戲能夠突破波蘭的盜版市場,為CDPR之後的發展鋪平道路。

為瞭增加競爭力CDPR將《博德之門》的價格訂到瞭30榜,並且附贈一張仿羊皮紙地圖,同樣經過本地化的DND規則書以及一張音樂原聲集。這樣豪華的贈品陣容和高質量的遊戲本地化成功打動瞭波蘭的玩傢,這些習慣瞭低價購買盜版遊戲的玩傢很多是第一次購買正版遊戲,也是第一次意識到正版遊戲原來能夠帶來比盜版遊戲好這麼多的體驗。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CDPR引進的《博德之門》全套內容)

《博德之門》在波蘭大獲成功,這不僅讓CDPR賺的盆滿缽滿,更是讓很多廠商意識到這個剛剛從蘇聯中脫離出來的效果居然也有著正版遊戲的市場。

可雖然遊戲引進的市場蒸蒸日上,CDPR卻已經不願意僅僅是作為一個代理發行商瞭。就像任何一個從小玩遊戲長大的人一樣,馬爾欽想要制作一款屬於自己的遊戲,於是他們開始積極地開始瞭前期的籌備工作。

雖然自己做遊戲的方向明確瞭,可是在做什麼遊戲上兩人又犯瞭難。直到某天他們在書架上看到瞭《巫師》的原作小說。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巫師》小說書腰)

《巫師》是波蘭作傢安傑伊·薩普科夫斯基創作的長篇奇幻題材小說,這一系列的小說在波蘭人眼中有著不亞於《魔戒》的崇高地位,於是兩人就決定試試聯系安德烈,看看能不能獲得《巫師》系列的遊戲改編權。結果安德烈在瞭解瞭情況之後很爽快的將《巫師》系列的遊戲改編權以9500美元的價格賣給瞭CDPR,並且在之後就再也沒有幹涉過CDPR對《巫師》系列遊戲的創作。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安傑伊·薩普科夫斯基)

在獲得瞭版權和極高的自由度之後CDPR馬不停蹄的開始瞭遊戲的開發工作,可惜的是CDPR忽略瞭遊戲開發的難度,自傢制作的第一版遊戲DEMO在所有能夠聯系到的遊戲發行商那裡都碰瞭壁,CDPR自己也發現這一版DEMO不僅在劇情上質量一般,並且在遊戲引擎上也落後於時代。而就在其一籌莫展之際,曾經發行《博德之門》的人脈幫瞭CDPR一把。

《博德之門》的開發商Bioware在瞭解到瞭CDPR面臨的問題後將自傢的遊戲引擎交給瞭CDPR,並且允諾如果這次制作出的DEMO質量達到平均標準的話就幫忙讓《巫師》在E3展上亮相。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Bioware)

得到Bioware幫助的CDPR自然是不願放過這個大好機會,整個公司所有的人都努足瞭一把勁,重新制作瞭一版DEMO,並且成功將這一版DEMO帶到瞭E3展上,波蘭外的玩傢第一次知道瞭這傢名不見經傳的遊戲公司。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就這麼一個小小的攤位)

數年後,《巫師1》終於完成瞭全部開發工作,在2007年正式發售。這款利用Bioware的歐若拉引擎開發的遊戲在當年憑借不錯的畫面和安德烈筆下與《魔戒》有著截然不同氣質的奇幻世界吸引瞭大量的玩傢,獲得瞭200萬份的銷量。

在這之後,CDPR開始瞭《巫師》系列續作的開發,並且由雅達利牽頭和Widescreen Games達成瞭將《巫師》移植到主機平臺的合作。這本應是一次雙贏的合作,可是由於Widescreen Games的消極怠工,CDPR放棄瞭合作,不僅損失瞭大量資金,還幾乎把《巫師2》的北美發行權白送給瞭雅達利。

這時的CDPR面臨著內部資金困難和外部經濟危機的雙重打擊,如果不是馬爾欽利用借殼上市的方法聚攏瞭一筆資金的話CDPR怕不是已經成為某個遊戲開發商旗下的一個制作組瞭。

好在《巫師2》並沒有辜負CDPR的期望,它不僅獲得瞭170萬份的銷量,更是被當時的波蘭總理作為禮品送給瞭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不得不說“送給奧巴馬的遊戲”對於CDPR來說是一個做夢都沒有想到的極好宣傳,一夜之間各個國傢關註國際新聞的人都知道瞭奧巴馬在波蘭收到瞭一款遊戲作為禮物,也知道瞭這款遊戲是《巫師2》。很多人都想知道能夠被當做“國禮”的遊戲究竟是什麼樣的,《巫師2》的銷量和CDPR的知名度又一次得到瞭提升。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還產生瞭不少梗圖)

在這之後的故事我們就很清楚瞭,CDPR乘勝追擊開始瞭《巫師3》的開發,結果《巫師3》和資料片《石之心》,《血與酒》都獲得瞭世界范圍的成功,CDPR憑借《巫師》系列遊戲晉身一線遊戲開發商,並宣佈瞭《賽博朋克2077》項目的立項。

從賣CD開始 開發出巫師和賽博朋克2077的CDPR是如何發展至今的

現在《賽博朋克2077》正式上線,過度的宣傳嚴重拔高瞭玩傢的期待,導致CDPR在玩傢群體中的評價一落千丈,但想必對於這傢從賣盜版遊戲CD起傢的遊戲公司來說這並不是什麼要命的低谷,或許在若幹年之後,我們能夠見證另一個和《無人深空》類似的通過不斷更新挽回遊戲質量和玩傢口碑的勵志故事也說不定。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聚俠網觀點